第五章 文化散文及其代表作

第一节 文化散文的热潮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散文的另一个重要现象是,一些从事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在专业研究之外,创作了一系列融汇学者的感性体验和理性思考的文章,被称为“学者散文”或“文化散文”。这一现象的出现,与学者关注现实问题、参与文化交流的新趋向有关;同时也扩展了散文的表现空间,在这一时期散文的繁荣和多样性上做出了贡献。

80年代,较早进入散文创作的是金克木、张中行、季羡林等老一辈的学人;到了90年代,余秋雨的参与并引起轰动,使得“文化散文”成为这一时期散文的一个热点,并引起了评论界的广泛关注。

张中行(1909-2006),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从事语文教科书和语文教育的编辑、研究工作。80年代开始,陆续有《负暄琐话》、《负暄续话》、《负暄三话》、《流年碎影》等散文随笔集出版。

张中行的“负暄”系列随笔,大多记述人生记忆中的旧人旧事,“记可传之人、可感之事和可念之情”。以“哲人”兼“痴人”的情怀,“诗”与“史”的笔法,传达出一种闲散而温暖的情趣,达观超然的人生态度。有评论认为他的散文随笔接续了中国现代散文史上丰子恺、林语堂等人散文随笔的传统,也有人将其喻为“现代的《世说新语》”4

季羡林(1911-2009),北京大学教授、中国语言学家、文学翻译家,梵文、巴利文专家。散文代表作主要有《牛棚杂忆》、《留德十年》等。

季羡林的散文《法门寺》以作者亲身经历的法门寺考古活动为中心,由此在艺术虚构、宗教想象、历史场景和现实生活之间展开灵活丰富的联想,表达了一个学识深厚的中国知识分子对民族传统及现实文化的丰富复杂的情感:既有对文化传统的钦敬赞美;又有清醒冷静的理性思考。

文章从对京剧《法门寺》的记忆开始,引入法门寺的考古发现,从琳琅满目的古代器皿,写到富于历史传奇色彩的武则天的裙子,再写到浓缩了宗教、神话和历史的如来佛指骨舍利。不知不觉地,把读者带入了一个辽远空阔的历史和文化时空;与此同时,作者对文化传统的当代境遇,对现实文化状况也有着清醒理智的敏感和思考:当地的老百姓只以金子来衡量佛骨舍利的价值,这与外国新闻记者的强烈反应相比,有着鲜明的反差;当年遭到贬逐的韩愈谏迎佛骨,是企图避免君臣百姓陷于虚幻飘渺的宗教迷信,那么,今天的民众又是否太执迷于实际了呢?作者在“夕贬潮州路八千”的韩愈身上,寄予了深深的同情和感喟,同时也意识到作为一个当代中国人文知识分子,在现代化进程中所担负的传承民族文化的血脉,光大和再生传统文化的重大责任。

黄永玉(1924-),湖南省凤凰县人,著名画家、文学家。《太阳下的风景》是黄永玉回忆表叔,现代著名作家沈从文的散文名篇。

《太阳下的风景》创作于“文革”刚刚结束不久,但作者却并没有像当时的“伤痕文学”那样倾泄苦难和怨愤,而是以超越的眼光、旷达的心境,回顾了自己与表叔沈从文一生所走过的路程。在沈从文的身上,他不仅感受到血缘的亲情,更把这位长者看作自己人生与事业的引路人。同时,通过对自己与沈从文自少年时代从小小的边城奔赴他乡,穿过洞庭湖去“翻阅另一本大书”的生动形象的概括,对两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坎坷命运发出了深深的感喟。洒脱中隐含着一丝悲凉,自嘲里透露出对历史和命运的诘问。

这篇散文在艺术上,以表亲两代人一先一后所走过的相似的人生历程的对照为线索,在不拘一格中显现独特的结构用心。文章叙述的时间跨度长、生活场景多、视野开阔、情感奔腾。记的是两个人,但又像是在写一个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对照,相互映衬,这更加重了某种人生悲剧的分量和悲剧蕴味的深长。此外,在叙述过程中,故乡边城的美景首尾照应,笼罩了对两代人一生沧桑历程的叙述,意境深邃优美;写人状物,注重视觉效果,鲜明生动;抒情议论,臧否是非,毫不掩饰主观倾向;笔调生动幽默,行文洒脱而又简洁,令人回味再三。

第二节 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余秋雨(1946-),浙江余姚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曾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著有《戏剧理论史稿》、《戏剧审美心理学》、《艺术创造工程》等论著。给他带来巨大社会声誉的是他的一系列散文作品,主要有《文化苦旅》、《文明的碎片》、《山居笔记》、《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散文集。他在散文中探寻中国文化来路,在解读历史中给处于日常迷顿状态的当代人以提醒。余秋雨的散文引起了广泛的评论,并引发了90年代“文化散文”的创作热潮。

《文化苦旅》是余秋雨的散文代表作。按传统归类,这本散文集应该属于“纪游散文”之列,但这里的自然山水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山水,“我心底的山水不完全是自然山水,而是一种‘人文山水’”。“每到一个地方,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住我的全身,使我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5他要借山水走进一个散落在荒莽大地的历史文化世界。他在《文化苦旅》中“读”道士塔、莫高窟、柳侯祠、白莲洞,“读”庙宇、牌坊和留下无数文人墨客足迹与心迹的名山胜地,用人生的体会想象历史,又以历史观照人生。

《文化苦旅》的基本文化意义是将自然山水置于人文山水的层面,从中探询中国文人艰辛跋涉的脚印,挖掘积淀千年的文化内涵。余秋雨所作的不是一般的文化评述,而是在感性与知性的双重作用下,抒发审美化的人文意义。

余秋雨散文的沉重感、沧桑感也往往在文化个案的解析中传达出来。比如在《一个王朝的背影》中,余秋雨借对王国维的哀悼,抒发对文化韧性的感慨。余秋雨的体验带着悲哀、无奈与苍凉。就文化人格而言,余秋雨是学者与诗人的统一,他的创作洋溢着理想主义者的精神气质。

4 吕冀平《负暄琐话﹒序》,见张中行著《负暄琐话》,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1月版。
5 余秋雨《文化苦旅﹒自序》,见东方出版中心出版《文化苦旅》,2001年4月第2版,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