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提示

作为一种文体的散文,其内涵有着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散文,一般指“抒情性散文”,与五四文学革命初期提倡的“美文”相似;广义的散文,则还包括通讯、报告文学、杂文、回忆录、人物传记等。在当代文学史上,当人们讨论20世纪50到70年代的散文时,一般指的是广义的散文。

五六十年代,纪实性的通讯、报告文学、特写等,以及时反映时代精神而受到推崇,在这时期的散文创作中占有绝对的分量。

在个体的经验、情感的表达受到抑制的年代里,通讯、报告文学的提倡、发展,必然削弱、挤压了散文小品的地位,不过,文艺界也一直存在着散文“复兴”的要求。在50年代中期的“百花”时期,出现过短暂的散文“复兴”迹象。到了60年代初,在文艺界进行“调整”的时期,散文也出现过短暂的繁荣,1961年甚至被称为“散文年”。

进入新时期,散文的发展迎来了新的历史时代。作为对50-70年代散文概念“泛化”的翻转,报告文学、杂文等从散文中被剥离出来,“抒情散文”、“艺术散文”或“美文”的概念被重新提出。这一时期,散文作家与作品数量都远远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期。因为报刊杂志与出版渠道迅猛发展,各种散文日趋活跃,渐成热潮,以新视角、新手法创作的新时期散文形成了与时代社会同步前进的多元化创作格局。这一时期的主要散文作家,既有重新焕发了创作活力的老作家巴金、孙犁、杨绛、汪曾祺、萧乾、黄裳等人,也有张洁、贾平凹、王英琦、唐敏等一批随着新时代到来崛起于文坛的中青年作家。

新时期,伴随着散文的复兴,报告文学也进入一个复兴与繁荣的时期。1978年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对数学家陈景润贡献的肯定,被认为冲破了题材的禁区,恢复了对知识分子的尊重。随后《大雁情》、《地质之光》、《人妖之间》、《生当作人杰》、《中国姑娘》等一系列报告文学作品将知识分子和普通劳动者作为主角的同时,也对“文革”十年的悲剧性历史进行了深刻的反思。

80年代是报告文学的兴盛时期。一系列反映改革进程的作品如《热流》、《中国的回声》、《在大时代的弯弓上》、《“蓝军司令”》等,反映社会问题的《神圣忧思录》、《中国的“小皇帝”》、《丐帮漂流记》等,真实地记录了那个急剧变革的时代的面影。而多角度、多侧面地宏观描述与展现社会生活的报告文学作品的出现,则代表着这一时期报告文学作品的新高度。

进入90年代,散文凸显繁盛的局面。各种散文集、散文选本开始畅销,专发散文的刊物拥有大量读者,不少文学杂志开设散文专栏,一些报纸也腾出版面刊登散文,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一些散文作品也被重新发掘、刊登。女性作家群的崛起令人瞩目,不仅人数上,在作品数量、质量上也都是空前的;另一个现象是一批学者也参与到散文的写作中,他们的作品从个人经验出发,引入关于文化和人生哲理的思考,被称作“文化散文”或“大散文”。

本单元主要讲授当代散文创作中的名家名作,分为五章。第一章是时代激情的抒写;第二章是历史的沉思与反省;第三章是新的美文风格的确立;第四章是女性散文及其代表作;第五章是文化散文及其代表作。